CUSTOMER DISPLAY

遇到“你”最好的时光才开始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 整形美容 >

通往山上果园的山路是羊肠小道,有的地块走一

蝶变项目:

新华社点赞山东栖霞衣家村:衣家村的路 一家人的路

9月13日,新华逐日电讯4版刊文《衣家村的路 一家人的路》,报道衣家村成为“中国漂亮乡村百佳规范村”的故事。以下是全文:

山东栖霞多丘陵,绵延蜿蜒2500多座山峰的一处褶皱里,有一个仅有50多户人家的小乡村——衣家村。

300多年前,衣家人的先祖为了躲避战乱,来到这个“土匪都找不到的地方”。山峦护佑了他们的性命,却卡住了他们的生长。

今年80多岁的衣家村村民衣忠乐依然记得,10年前,村里一户人家的女人出嫁,村里却停不下前来迎亲的6辆小轿车。“别说轿车了,走辆三轮车都难。”他说。

衣家村在半山腰上,村里的路是狭窄的土壤路,家家户户的柴草垛、垃圾堆随处乱放。村中有路走不通,山上无路鬼见愁。

建村300多年,村民仍然延续着靠山吃山的近乎原始的劳作方式,人均年纯收入始终不凌驾5000元,贫穷似乎在这里扎下了根。

通往山上果园的山路是羊肠小道,有的地块走一趟就得花一个多小时。村民世世代代种植的樱桃、苹果等运输主要依靠肩挑手提。“上山推着小推车走都要仔细点儿,年年都有车翻沟、人受伤的事故发生。”衣忠乐说。

门路欠好走,山里有一些地块,村里的许多人一辈子都没上去过。有的果树纵然有了收成也无法收获,村里人眼瞅着运不下山的水果烂在山上。

恶劣的生存情况下,村里不少人将土地送给邻人亲戚种,自己外出营生路,这让本就人口稀少的山村变得人更少。总共57户、100多人,其中长年在外打工的30多人,季节性外出打工占全村劳动力的80%。

2009年,17岁走出大山投军的衣元良时隔30年后重新回到衣家村,当起村党支部书记。“其时的村委会办公室像被炸弹炸过一样,没有屋顶,屋里的草一人多高。”衣忠乐说。

2016年、2017年一连两年大旱,衣元良自掏腰包为村里买了4000元的救命水,可送水车硬是卡在山脚下进不了山。这一年,村民眼睁睁看着全村40%左右的樱桃树旱死。

“路卡着脖子,再不改变,只有等死。”衣元良暗下刻意,领导村民来一场自我救赎的营生之路。

衣元良将自己做生意的钱贴到村里,打了一口335米的深井。衣家人终于有水吃了,出水的那天,全村人比过年还兴奋。村民似乎看到了希望,群众的心气也被调动起来了。

苦熬不如苦干!

从2017年开始,一支主要由70岁以上的老人组成的修路队上山了,一干就是一整天。70多岁的衣民拿着铁锹沿着路边颤颤巍巍地铲着碎石。他患有脑血栓,只管干活慢,却不愿休息。他说:“大家都干,我怎么能坐着。我力气不比你们大,但我不能停!”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亚博体育网页  重庆彩票网